我闭着眼睛,地铁空调的冷风带走皮肤表面的每一点热量

傍晚五点三十分左右,我已记不清半小时之前我是否在38度的天气里穿梭在闷热的小巷

列车继续快速行驶在底下很暗隧道里,我没有意料到前方会有那么暖的阳光出现

我还是没有睁开眼睛,突然发现用每一个神经末梢直接感觉眼前的景物比眼睛接收光信号再变成电信号还要真实

列车依然极速的向南行驶,周围却开始变得异常安静

我能看到橘黄色的光线下,车窗上千丝万缕的划痕

阳光下的皮肤竖起的绒毛

车厢内漂浮的白色粉尘

旁边一个头发泛着光晕的长发女生

远处大片墨绿色的树林

蓝色到橘黄色渐变的天空

星星点点的车灯和路灯

我希望能有一辆一直单向行驶的列车能让我感受每一缕光线下的真实


当阳光刺破晨雾的那一瞬  整个城市变得清晰

我们擦肩而过形形色色的陌生人

殊不知我们也是万千陌生人中的其中一个

闲暇时我们可能需要一份安全感

可能是你在炎热的天气里躲进一家便利店静静的吃着饭团看着行人不断在玻璃窗前出现消失

可能是傍晚毛茸茸的暖阳撒在皮肤上  温热你身体的每一处

也可能是忙碌一天后  可以吃上自己喜欢的东西  看一场喜欢的电影


两小时内  我经历了热的让人绝望的晴天  冷的让人悲伤的雨天  舒适到不知所措的安静的阴天

列车每行驶一公里新的路程  心底便多一份新的开始  记忆也被新的记忆一次次覆盖

我终究挣脱了那把困住我的链锁

在趋利避害的生理作用下  逃向真正安全  即便是依然会有黑暗  狂风暴雨  骤风巨浪可依然会觉得安逸的庇护所 

© Nico|Powered by LOFTER